關於部落格
  • 237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說的其實是…

因為同樣的話自己也講過無數次,所以在半夜看到時覺得格外親切。知道有另一個年歲身形不同的我,在人生正繼續著時抱持完全一模一樣的想法,莫名抵消了些許孤單。經過上回整理才不過幾天,腦子裡的東西又亂七八糟地隨手被亂扔,呈現毫無章法可言的零亂狀態,再不動手分類歸位,搞不好連走路的動線都快被淹沒,差不多是這種程度的莫可奈何。如果可以不收納又很整齊的話實在很省事,但實際情況卻絕非如此。因此雖然傷腦筋,不知道今晚會寫到什麼樣沒完沒了的時間,還是非動手不可。

 

白酒不知道為什麼非常難喝,另外也真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好。

 

所有的事情看來雖然分散,不過集中精神看的話,似乎也有環環相扣的牽繫。真是相當難開始的棘手工作。

 

那麼就從唯一看完的章節摘錄來吧。

 

 

寫出來的東西能不能達到自己所設定的基準,比什麼都重要,而且是無法隨便找藉口的事情。對別人或許可以想辦法適度說服,但對自己的內心卻絲毫也無法蒙混…動機是確實在自己心中安靜存在的東西,不應該向外部求取什麼形式或基準。

 

因為最近被說是一個相對不體貼的人。不由得重新思考什麼才算體貼的真正定義,並仔細檢察自己站在以定義為分線的哪一邊。向來我自認為是個相當體貼的人,這並不算自誇。純粹只是顧慮太多的個性使然。當心理處在一個人以上的狀況,很難不暫且放棄對自己的有利,轉而將他人的心情擺在前方。要說是多管閒事似乎也可以,事實上的確是被這麼說過,對方非但不開心,甚至大方舉列出我多管閒事的証據。即使日後搞懂並非如此,但那種想做些什麼的衝動,現今卻已經打了折扣。話說回來,從誰的身上,討回沒有從誰身上得到的什麼,這件事我從來沒想過。或許我是個沒什麼邏輯的人,但至少這點還分得清楚。不會去做在沙漠裡沒遇到綠洲,走進森林就理所當然替河流標上自己名字,這樣傷腦筋的事。

 

 

所謂的體貼定義的第一則,就是因人而異的給予。再來才是村上說的動機。體貼這種事,換句話說就是真心為對方著想,比誰都過於投入地設身處地,所做出來的給予行動。這樣的單純動機不會輕易受動搖。無論先發者是哪一方,無論過程以什麼樣的形式浮現,心意這種東西很難被改變。會因為任何因素改變的心意,雖然不能完全說是為了滿足自己,但至少在單純的心意之外,又多了一些成謎的動機。這就是村上提到的,動機不應該向外部求取什麼形式或基準。如果心意簡單美好,無論因為什麼被浪費都是可惜。昨天在非凡週刊裡才讀到,要懂得給予之前,先要懂得接受。乍聽之下好像是什麼騙人的空談理論,但無聊字眼過後,反而像是某個事先巧妙藏好的暗示。

 

 

說實在,如果可以的話,我真的希望所有事情都可以回歸單純美好。然後懷著小心翼翼的珍惜心情不斷重複。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像村上一樣寫下:而我,就是在這種隨....的事情累積之下──現在來到了這裡。

當然這並非覺得單純美好隨處可見而不值得重要,而是能夠將單純美好變成生活裡隨處可見的東西。這樣到底難不難呢?

 

在好像可以寫更多的地方,乾脆停筆。這樣一來明天開始寫就會比較輕鬆。我記得海明威也有類似說法,要繼續下去──不要讓節奏中斷…節奏一旦設定好,以後事情就好辦了。

 

但我這個人,天生屬於一開始寫就得仔細而老實寫完的那種。要是真的在"好像可以寫更多的地方"停筆,大部份換來睡眠品質頗低的夜晚絕對沒問題。先是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淹沒,再者也擔心水流明天不知又要切割出什麼路線。沒錯,如果現在不寫的話,明天又會不一樣了。

 

 

別人有別人的價值觀,有配合那個的生活方式。我有我的價值觀,有配合這個的生活方式。這種差異在日常生活中就產生了細微的分歧,若干分歧的組合有時也會逐漸發展成巨大的誤解,甚至遭受無故的責備。當然,被誤解或責備,絕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有時內心因此而受到深深的傷害…那樣的難過和受傷,在人生中某種程度也是必要的。試想起來,正因為和別人有差異,人才能確立起所謂的自己,並繼續保持自立狀態。

 

記得在木村拓哉主演的日劇CHANGE裡,似乎是第三或五集,就提及差不多的思考模式。他說,當我們和他人意見相左,一定得好好坐下來溝通,好好說明自己的想法,好好傾聽對方的想法。然後,更要好好的瞭解自己與他人是不同的,並且接受這個不同,找到一個和諧共處的方法(而不是尋求一個雙方認同的點)。當時我打從心底佩服或說喜歡劇本撰寫者,也擅自認為他一定對人生與人,抱持著相當正確觀念,而且我一直以來也擅自認為,對人生與人如果沒有抱持著相當正確觀念,絕對沒辦法好好活著。所以所謂的正確到底是什麼,也變得十分重要,成為誰都必需學會的課題。

 

 

不過所謂正確,說到底是建立在具有個別性的價值觀之下。每個人都可能擁有數種與他人不同的價值觀,當個別事件同時通過各自分歧價值觀之後,自然也開始產生了各種分歧。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他也有他的。非常容易想像。在我看來人最容易犯的錯誤之一,莫過於價值觀的錯置要求。把自己的價值觀拿來要求自己以外的他人,並做出是非對錯的總結,無論怎麼想都有很明顯的不合理。為什麼不能接受分歧共存的狀態呢?只要自己能夠對應分歧,做出自己價值觀同意的正確選擇──我常常這麼想。如果拿自己的什麼要求了別人,和選擇接受或許沒有什麼兩樣。不過,這只是我這個人所擁有的正確之一。純粹是個人的想法。沒有要誰,也沒有要誰接受這樣說法的意思。

 

 

由分歧產生的誤解,就像小孩子意氣用事一樣,很幼稚卻能理解。幸好我不是一個老師,對排解這類的事情也沒有可以稱之為興趣的東西。雖然自己莫名其妙堅守著被批評為嚴謹的原則,不過堅守的對象除了自己以外並沒有別人,要是拿出它們逐一要求別人的話,最早感到疲憊而因此投降的人,應該就是我沒錯。人和人之間的斷裂和延續,沒有一種不該建立在明白各自正確之下的選擇,誰都可以選擇離開,當然也可以選擇留下,或許雙方的選擇會不一樣,那種時候也只有說再見的份。

 

 

所謂在退讓妥協下產生的行動,在我的正確裡是很要不得的東西。不知道哪裡總讓我感到不太對勁而難以舒暢。或許那和自己的加法性格有關係。好像有人會把情感關係比喻成資產負債表或銀行存褶數字,剛好這兩個項目完全不是我的強項,唯一修過四學分的會計學課程,老師都很佩服我從來沒把表格做對過一次。銀行存褶數字就更不用說了,老是和我想像中的稍微不相符,但到底從哪裡開始有誤差,就連自己都很佩服自己,從來沒成功想起來過。大約是這種程度的差勁。

雖然並非移情作用,我沒辦法認為這兩樣東西,可以拿來比喻情感關係。有正有負,互相加減,就能達到某種和諧無害的平衡,情感絕沒有如此簡單。某些減失,並不能化為數字加回來,就算倍數、平方數也沒辦法。某些加乘,就算有耗損,也絲毫不會受影響。這算是我小小的第二個正確,情感關係並非以退為進,或以加補減這樣的公式能夠對等計算。是積極還是消極?老實說自己也不太講的出來。

 

好了,才看完「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…」第一個章節,就叨叨寫這麼多莫名其妙的東西,真不知道之後會發展成什麼狀況。真要命哪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